2005~2014年CERN地下水位数据集

责编:

请修改文章的遗漏后重传。另请注意:数据集提交要采用“在线提交数据集”——添加“在线服务”网址的方式。

【2016-10-26】 评论来自:版本 1
作者: 文章内容修改了,数据采用“在线提交数据集”方式提交了数据,但根据CERN专刊要求,数据集存放的网址应该统一改为http://www.cnern.org.cn 请编辑删除第1和第3个数据集链接方式,保留第2个URL即可。 【2016-10-26】 评论来自:版本 1
责编:

1. 在论文的“数据样本描述”中介绍的字段名称与数据集中的字段名称不符:表2中的“观测井代码”、“植被状况”、“地下水深度”、“海拔高度”与数据集中的“地下水位观测井代码”、“植被名称”、“地下水埋深”、“地面高程”,请作者检查并统一(包括统一文中的表1和表2); 2. 数据库(集)基本信息简介中的介绍应具有独立性,让读者一看就能对数据集的组成有大致了解。建议稍补充台站数量、观测频率信息。 3. 第1.1节第二段中,听觉为感觉的一种,此处似乎有误。宜改为触觉。 4. 第1.1节第二段的最后一句有修改,请确认是否正确。 5. 请精炼第1.2节中的第二句。 6. 表2中的示例,月份为1位数字,而表1中提到“观测月份,2位数字,便于月度查询统计”,请统一说法。

【2016-10-28】 评论来自:版本 1
作者:

1,文章中表字段信息和数据集的信息一致了。2,在数据集基本信息中增加了一段文字,介绍了数据集的台站数量,时间范围和观测频率。3,已修改。4,确认修改正确。5,精炼了该段文字。6,修改为:1-2位数字。

【2016-10-28】 评论来自:版本 1
责编委:

该数据集的数据捕获工作,具有较为完整的方法和工作流程,再现十年地下水位相关情况,为相关研究提供了一定的数据基础,若能补充2015、2016数据至最新情况更佳。

【2016-11-17】 评论来自:版本 1
责编:

该数据集的数据捕获工作,具有较为完整的方法和工作流程,再现十年地下水位相关情况,为相关研究提供了一定的数据基础,若能补充2015、2016数据至最新情况更佳。

请规范署名,参考如下专家意见,回复应相应修改:

同评专家一:

文章语言方面比较口语化,发表时需要进行修改和规范化。例如在摘要部分“这些数据是在CERN各台站的地下水位专用井内观测的。大部分台站的地下水位是观测员用尺子直接测量的,少部分台站是采用仪器自动观测的。”

同评专家二:

(1)摘要不够简练,“人工观测平均5~10天观测1次,自动观测是每天1次 ”建议去掉。 (2)1.1关于仪器和方法的描述不大清晰,建议先分方法:人工观测、自动观测,再写仪器。 (3)数据处理方法部分缺少对数据“重新整理”的描述,是简单地将多年数据合在一起还是将不同观测方法的数据整合、是否有缺失值得处理等?需要有简要的交待。 (4)数据表中,虽然论文中有数据量纲描述,建议在数据表头增加计量单位,如:地面高程(米),便于用户理解、使用。

【2016-12-20】 评论来自:版本 1
编委会成员: 请修改语言。口语化太严重 【2016-12-24】 评论来自:版本 1
作者: 该数据集的数据捕获工作,具有较为完整的方法和工作流程,再现十年地下水位相关情况,为相关研究提供了一定的数据基础,若能补充2015、2016数据至最新情况更佳。 请规范署名,参考如下专家意见,回复应相应修改: 回复:感谢审稿专家对该数据集的认可。对于最新数据,根据CERN的相关规定,2015年数据暂时不能公开,2016年的数据还没有汇交,今后这些数据都将逐步公开。根据CERN数据管理相关规定和本专辑的统一要求,我们对论文和数据作者署名进行了统一的规范。 同评专家一: 文章语言方面比较口语化,发表时需要进行修改和规范化。例如在摘要部分“这些数据是在CERN各台站的地下水位专用井内观测的。大部分台站的地下水位是观测员用尺子直接测量的,少部分台站是采用仪器自动观测的。” 回复:我们对文章进行了重新检查和修改,删除了一些内容,摘要变的简洁,修改为:“本数据集收集整理了中国生态系统研究网络(CERN)34个台站采用人工或自动记录方法观测的2005~2014年地下水位深度数据。” 同评专家二: (1)摘要不够简练,“人工观测平均5~10天观测1次,自动观测是每天1次 ”建议去掉。 回复:去掉了摘要中有关监测频率的描述,改为:“本数据集收集整理了中国生态系统研究网络(CERN)34个台站采用人工或自动记录方法观测的2005~2014年地下水位深度数据。” (2)1.1关于仪器和方法的描述不大清晰,建议先分方法:人工观测、自动观测,再写仪器。 回复: 已经按照建议对1.1段进行了重新改写和编排。 (3)数据处理方法部分缺少对数据“重新整理”的描述,是简单地将多年数据合在一起还是将不同观测方法的数据整合、是否有缺失值得处理等?需要有简要的交待。 回复:我们对数据处理部分进行了重新修改,增加了数据的处理方法和步骤。 (4)数据表中,虽然论文中有数据量纲描述,建议在数据表头增加计量单位,如:地面高程(米),便于用户理解、使用。 回复:对数据表中的标题进行了修改,增加了量纲。 【2016-12-28】 评论来自:版本 1
责编:

经编委会投票,同意录用本文。

【2017-03-01】 评论来自:版本 1

提交问题或建议:



您还没有登录,请[登录]或[ 注册]!

2005~2014年CERN地下水位数据集

浏览下载总计

网页浏览 论文下载
3375 30

2005~2014年CERN地下水位数据集

作者发表的论文

很抱歉,没有检索到作者相关论文!

            数据来源:CSCD中国科学引文数据库

20052014CERN地下水位数据集

朱治林1,2,唐新斋1,袁国富1,2*,张心昱1,2,孙晓敏1,2 ,常学向3,程一松4,褚国伟5,戴冠华6,窦山德7,杜娟8,傅伟9,官有军10,郭永平11,何其华12,姜峻13,蒋正德14,来剑斌15,李猛16,李少伟17,李伟18,李小丽19,林静慧20,林永标21,刘文杰22,刘新平23,刘勇刚24,鲁志云25,路永正26,盛钰27,苏宏新28,唐家良29,杨风亭30,尹春梅31,张法伟32,张志山33,赵常明34,赵岩35,朱睦楠36

1. 中国科学院地理科学与资源研究所,中国科学院生态系统网络观测与模拟重点实验室,CERN水分分中心,北京 100101;

2. 中国科学院大学,资源与环境学院,北京 100049;

注:其他作者的单位信息见“数据库(集)基本信息简介”

* 联系人(Email: yuangf@igsnrr.ac.cn)

 摘要:地下水是一个地区重要的自然资源,地下水位数据可为研究地下水的长期变化提供重要的参考资料。本数据集收集整理了中国生态系统研究网络(CERN)34个台站采用人工或自动记录方法观测的2005~2014年地下水位深度数据。重新整理后的数据格式更加规范,质量也有所提高。此外,为了便于用户了解台站地下水位的概况(如平均深度及其变化),我们还计算了各台站地下水位深度的平均值及其标准差。

关键词:地下水位;水资源;陆地生态系统;CERN野外台站

A dataset of groundwater level in Chinese Ecosystem Research Network (2005 – 2014)

Zhu Zhilin 1,2, Tang Xinzhai, Yuan Guofu1,2*, Zhang Xinyu, Sun Xiaomin1,2, Chang Xuexiang3, Cheng Yisong4, Chu Guowei5, Dai Guanhua6, Dou Shande7, Du Juan8, Fu Wei9, Guan Youjun10, Guo Yongping11, He Qihua12, Jiang Jun13, Jiang Zhengde14, Lai Jianbin15, Li Meng16, Li Shaowei17, Li Wei18, Li Xiaoli19, Lin Jinghui20, Lin Yongbiao21, Liu Wenjie22, Liu Xinping23, Liu Yonggang24, Lu Zhiyun25, Lu Yongzheng26, Sheng Yu27, Su Hongxin28, Tang Jialiang29, Yang Fengting30, Yin Chunmei31, Zhang Fawei32, Zhang Zhishan33, Zhao Changming34, Zhao Yan35, Zhu Munan36

1. Water sub-center of CERN, Key Laboratory of Ecosystem Network Observation and Modeling, Institute of Geographic Sciences and Natural Resources Research, Chinese Academy of Sciences, Beijing 100101, P. R. China;

2. College of Resources and Environment, University of Chinese Academy of Sciences, Beijing 100049, P. R. China

Note: Please turn to the Dataset Profile for other authors’ detail information.

* Email: yuangf@igsnrr.ac.cn

Abstract: Groundwater is a significant resource in a region, and the groundwater level is the important data source for studying its long-term change. In this dataset, we collected groundwater level data observed in specific wells in 34 stations of Chinese Ecosystem Research Network (CERN) from 2005 to 2014. The data were gathereded by a special ruler or an automatic gauge, and further organized and standardized. The data format is more concise and standard with improved quality. The means and standard deviations of the groundwater levels of each station were further calculated in order to provide quick overview for each station.

Keywords: groundwater level; water resource; terrestrial ecosystem; stations of CERN

数据库(集)基本信息简介

数据库(集)中文名称

2005~2014年CERN地下水位数据集

数据库(集)英文名称

A dataset of groundwater level in Chinese Ecosystem Research Network (2005 – 2014)

联系人

袁国富(yuangf@igsnrr.ac.cn)

数据生产者

CERN站

观测人员

站长

所属研究所

阿克苏站

盛钰、胡顺军

赵成义

中国科学院新疆生态与地理研究所27

哀牢山站

鲁志云、沙丽清

张一平

中国科学院西双版纳植物园25

安塞站

姜峻、李够霞   

陈云明

中国科学院西北水土保持研究所13

北京森林站

苏宏新

桑卫国

中国科学院植物研究所28

策勒站

郭永平、雷加强

曾凡江

中国科学院新疆生态与地理研究所11

常熟站

林静慧、周伟   

颜晓元

中国科学院南京土壤研究所20

长白山站

戴冠华、郑兴波

王安志

中国科学院沈阳应用生态研究6

长武站

刘勇刚

刘文兆

中国科学院西北水土保持研究所24

鼎湖山站

褚国伟、向传银

周国逸

中国科学院华南植物园5

鄂尔多斯站

杜娟、崔清国

黄振英

中国科学院植物研究所8

封丘站

李小丽

丁维新

中国科学院南京土壤研究所19

阜康站

赵岩、兰中东

马 健

中国科学院新疆生态与地理研究所35

贡嘎山站

李伟、杨阳

王根绪

中国科学院成都山地灾害与环境研究所18

海北站

张法伟、王溪

曹广民

中国科学院西北高原生物研究所32

海伦站

李猛

韩晓增

中国科学院东北地理与农业生态研究所16

鹤山站

林永标、孙聃

申卫军

中国科学院华南植物园21

环江站

傅伟、何菲

王克林

中国科学院亚热带农业生态研究所9

会同站

朱睦楠、于小军  

汪思龙

中国科学院沈阳应用生态研究所36

拉萨站

李少伟、孙维

张扬建

中国科学院地理科学与资源研究所17

临泽站

常学向、杨淇越  

赵文智

中国科学院寒区旱区环境与工程研究所3

栾城站

程一松、李晓欣  

沈彦俊

中国科学院遗传与发育生物学研究所4

茂县站

何其华、周志琼  

包维楷

中国科学院成都生物研究所12

奈曼站

刘新平、张铜会  

赵学勇

中国科学院寒区旱区环境与工程研究所23

内蒙古站

窦山德、王小亮  

白永飞

中国科学院植物研究所7

千烟洲站

杨风亭、李庆康  

王辉民

中国科学院地理科学与资源研究所30

三江站

路永正、张加双  

宋长春

中国科学院东北地理与农业生态研究所26

沙坡头站

张志山、赵洋

李新荣

中国科学院寒区旱区环境与工程研究所33

神农架站

赵常明、徐文婷  

谢宗强

中国科学院植物研究所34

沈阳站

蒋正德、郑立臣  

陈欣

中国科学院沈阳应用生态研究所14

桃源站

尹春梅、傅心赣  

魏文学

中国科学院亚热带农业生态研究所31

西双版纳站

刘文杰、邓云

曹敏

中国科学院西双版纳植物园22

盐亭站

唐家良

朱波

中国科学院成都山地灾害与环境研究所29

鹰潭站

官有军、刘晓利

孙波

中国科学院南京土壤研究所10

禹城站

来剑斌、娄金勇

欧阳竹

中国科学院地理科学与资源研究所15

数据时间范围

2005~2014年

地理区域

中国生态系统研究网络(CERN)下属的34个台站

数据格式

*.xls

数据量

65 489条

数据服务系统网址

http://www.sciencedb.cn/dataSet/handle/293

http://www.cnern.org.cn

基金项目

中国科学院科技服务网络计划(STS计划,KFJ-SW-STS-168)

中国科学院科技服务网络计划(STS计划,KFJ-SW-STS-167)

数据库(集)组成

数据集收集整理了CERN的34个陆地生态系统台站于2005~2014年期间观测的地下水位,观测频率为1~10天不等。数据集由2部分数据组成,其一为台站信息数据,其二是各台站地下水位及其相关数据。所有数据都存放在1个Excel数据文件中,其中所有台站的基本信息放在1个表单内,34个台站的地下水位数据分别放在不同的表单内并以台站代码命名。

引 言

地下水一般是指埋藏于地表以下能自由流动的水体,包括潜水和承压水。而地下水位通常是指土壤水分达到饱和状态时的深度,其变化可反映地下水的运动状态[1]。通过对地下水位的长期监测,可以研究一个地区的地下水形成、分布与移动规律。地下水位是地下水资源量最直接的表现形式,通过观测地下水位可为评价和合理利用地下水资源以及工农业发展和城镇规划等提供科学依据。所以,地下水位观测也是一项具有基础性和社会公益性的工作[2]。近年来,随着我国经济的快速发展,为了保持农业的高产稳产,部分地区出现对地下水过度开发的状况[3-4]。由于地下水的不合理开采,一些地区出现了地下水位持续下降、地面沉降、地裂缝、地面塌陷和海(咸)水入侵等生态和地质环境问题。这些问题都直接或间接与地下水位的变动相关[5]。因此,开展地下水位监测不仅具有科学研究方面的意义,对国民经济和社会发展也有重要意义。

中国生态系统研究网络(CERN)各台站通过长期监测地下水位变化,积累了大量的数据。这些数据对研究我国主要生态系统地下水的变化有着重要的参考意义。CERN水分分中心的一个重要职责就是负责收集、整理这些数据,并对其进行质量控制。本文将介绍CERN的34个台站于2005~2014年观测的地下水位数据情况,为其他科学工作者或用户充分利用本数据集提供详细的说明。

1 数据采集和处理方法

1.1 观测场地、方法和仪器

图1展示了与本数据集有关的台站分布情况,其台站的基本信息可参见表1。根据CERN制定的《陆地生态系统水环境观测规范》[1],地下水位的观测地点通常选择在各台站的综合观测场或气象观测场内。为了长期监测地下水位的变化,各台站都在综合观测场或气象观测场等地建造了一个或者多个专用水井,用于观测地下水位的长期变化。

1 CERN地下水位数据集观测台站分布

1 CERN台站地下水位观测点信息及地下水位概况

台站代码

台站名称

生态类型

经度

o

 纬度

o

海拔高度(m

起始年份

数据量(条)

平均深度(m

标准差(m

AKA

阿克苏

农业

80.83

40.62

1028

2008

2509

2.59

0.55

ASA

安塞

农业

109.32

36.86

1033

2005

751

11.97

0.36

CSA

常熟

农业

120.68

31.53

3

2005

1417

0.58

0.40

CWA

长武

农业

107.67

35.20

1220

2005

3136

84.45

2.83

FQA

封丘

农业

114.40

35.00

68

2005

2944

5.13

2.75

HLA

海伦

农业

126.92

47.45

275

2008

1568

20.48

2.15

HJA

环江

农业

108.32

24.73

235

2005

961

2.77

1.46

LCA

栾城

农业

114.69

37.89

50

2005

792

37.73

3.66

LSA

拉萨

农业

91.33

29.67

3688

2005

1338

2.78

0.63

QYA

千烟洲

农业

115.05

26.73

67

2006

6157

2.26

1.34

SYA

沈阳

农业

123.40

41.52

41

2005

960

7.81

3.52

TYA

桃源

农业

111.43

28.92

94

2005

2557

1.37

1.05

YCA

禹城

农业

116.57

36.87

22

2005

3019

2.40

0.62

YGA

盐亭

农业

105.45

31.27

404

2005

1581

2.28

1.38

YTA

鹰潭

农业

116.92

28.20

45

2005

794

3.85

1.25

ALF

哀牢山

森林

101.02

24.53

2488

2005

7731

2.81

1.21

BJF

北京森林

森林

115.433

39.967

1150

2005

743

3.11

0.49

BNF

西双版纳

森林

101.27

21.92

541

2005

2891

1.43

0.75

CBF

长白山

森林

128.10

42.40

740

2005

437

8.52

0.85

DHF

鼎湖山

森林

112.55

23.17

20

2005

1571

1.68

0.92

GGF

贡嘎山

森林

102.00

29.58

3100

2005

2066

2.09

0.65

HSF

鹤山

森林

112.90

22.68

20

2005

559

0.25

0.16

HTF

会同

森林

109.60

26.85

281

2005

1567

1.74

1.21

MXF

茂县

森林

103.90

31.70

1816

2005

594

1.06

0.14

SNF

神农架

森林

110.22

31.38

1290

2012

944

0.62

0.18

HBG

海北

草地

101.25

37.53

3240

2007

1896

5.58

1.14

NMG

内蒙古

草地

116.70

43.63

1188

2005

457

5.94

0.69

CLD

策勒

荒漠

80.72

37.02

1307

2005

651

15.25

1.30

ESD

鄂尔多斯

荒漠

110.18

39.48

1267

2005

723

8.09

4.02

FKD

阜康

荒漠

87.93

47.29

470

2005

3974

5.07

1.38

LZD

临泽

荒漠

100.12

39.33

1400

2005

2160

4.62

3.42

NMD

奈曼

荒漠

120.70

42.93

349

2005

995

7.42

1.12

SPD

沙坡头

荒漠

105.00

37.47

1250

2005

2546

15.45

0.96

SJM

三江

湿地

133.52

47.58

56

2005

2532

11.86

1.32

地下水位的测量方法比较简单,可分人工观测和仪器自动观测两种。人工观测是指利用悬垂式水尺直接测量地下水位深度。当尺子头上的金属体接触到地下水时,会发出响声,同时手感重量也会变轻,此时绳子的长度即为地下水位深度。人工测量有一定主观性,一般可能存在5 mm左右的误差。此外,利用人工方法观测的台站,观测频次相对较低。根据《陆地生态系统水环境观测规范》的要求,一般台站应5~10天观测一次。由于地下水位的变化通常是比较缓慢的,这样的观测频率足以监测地下水位的长期变化趋势。而地下水位自动观测方法是将一套压力传感器长期放置在地下水中,通过自动监测传感器上方的水压来反推地下水位深度。该方法不仅可以消除地下水位观测的人为误差,同时观测频率也易于自行调整。

两种方法所采用的测量工具或仪器是不一样的。图2a是目前台站广泛采用的地下水位专用测量尺。将专用尺的金属端放入水井,通过声音和触觉来判断尺子是否达到地下水表面,从而记录地下水位深度。图2b是CERN统一采用的压力式地下水位观测系统的示意图,于2014年才开始在大部分台站应用。所有仪器出厂前都经过严格校正,数据质量更加可靠。仪器观测和操作完全按照水利行业标准《地下水监测规范》(SL/T198-96)执行。

2 a图为人工测量用的垂悬尺,b图为地下水位自动观测系统的示意图

1.2 数据处理方法

地下水位的人工观测通常是观测员在现场测量后,将数据记录在一个表格中,并填写其他辅助信息,如日期、时间、地点和下垫面状况等。纸质记录的数据再录入到计算机中进行电子化。台站每年集中整理数据并按相应的格式汇交到CERN水分分中心。对于自动水位计观测的数据,则由各台站观测员转换到统一的表格中。CERN水分分中心对所有数据进行再次检查,合格的数据汇交到CERN综合中心,相关人员进行数据格式审核,无误后最终导入到数据库,以供使用。

在过去的数据汇交过程中,地下水位监测频率没有统一规定,导致数据的观测频率不一致。特别是采用自动水位计监测的数据,监测频率可能高达1小时1次。为便于其他用户使用这些数据,我们对台站10年汇交的数据进行了重新整理。首先是分台站将10年的地下水位数据分别拼接在一起,形成一个以台站为基本单位的原始数据集。其次是规范地下水位深度数据的监测频率。如果台站汇交的数据在1天内有多次观测,我们取其平均值为该台站在该日的地下水位深度。最后将重新整理后的所有台站的地下水位数据汇集在一个Excel数据文件中,每个台站的数据存放在一个单独的表单内。为了便于使用,我们对台站的相关信息(如台站代码、经纬度等)进行了整理,并将其放在一个单独的表单内。

2 数据样本描述

地下水位深度数据为表格数据,其具体内容及涵义参见表1。

2 地下水位数据字段及含义

字段名称

数据类型

量纲

说明

观测日期

日期型

观测的年月日信息,便于绘制连续变化图

整数型

观测年份,4位数字

整数型

观测月份,1~2位数字

整数型

观测日期,1~2位数字

地下水位观测井代码

字符型

观测井代码有13位,如AKAZH01CDX_01表示阿克苏农业站的综合观测场1号地下水井,具体含义见正文

样地名称

字符型

地下水位观测样地名称

植被名称

字符型

观测井下垫面状况,如植被、作物等

地下水埋深

浮点型

米(m)

地下水位距离地面的深度

地面高程

浮点型

米(m)

观测井的地面海拔高度

表2中地下水位观测井代码(13位字符)是按照CERN的命名规则统一命名的。1~3位字符(如TYA,CBF等)为台站代码,其中第3个字母为台站的生态类型(A为农业站,F为森林站,G为草地站,D为荒漠站,M为湿地站),每个台站代码及其所对应的台站名称在数据表中有详细说明。4~7位字符(如ZH01、QX01等)代表观测场类别及编号,只有1个场地的用01表示来编号;ZH表示综合观测场,QX表示气象观测场,FZ表示辅助观测场。CDX表示该数据是地下水位数据,以区别其他类别的数据。最后2个代码(12~13位字符)代表在同一个观测场内的不同测井的编号。表3是以桃源站2010年汇交的部分数据为例,说明本数据集的格式和内容。

因为台站观测的地下水位日期和时间间隔不固定,所以数据的连续性不是很好,但其长期变化趋势很明显。图3给出了海伦(HLA)和栾城(LCA)站近10年的地下水位变化情况。从图中可以看出,地下水位的监测频率不同,导致地下水位时间序列图的连续性不一致,但地下水位的长期变化趋势是很明显。例如,海伦站地下水位变化不大,且有上升的趋势;而栾城站的地下水位下降非常明显,2005年的地下水位深度是32 m左右,而2014年的地下水位深度最低达到45 m左右。为了便于了解所有台站地下水位的平均深度及其变化情况,我们分别计算了各台站地下水位深度的平均值(Mean)和标准差(Std),其相关结果见表1。各台站的地下水位深度差异很大,最深的是长武站(84.45 m),最浅的是鹤山站(0.25 m)。

3 数据实例(以桃源站2010年部分数据为例

观测日期

地下水位观测井代码

样地名称

植被名称

地下水埋深(m

地面高程(m

2010-5-10

2010

5

10

TYAZH01CDX_01

综合观测场1号井

水稻

1.02

94.0

2010-5-10

2010

5

10

TYAZH01CDX_02

综合观测场2号井

水稻

0.17

94.0

2010-5-10

2010

5

10

TYAFZ01CDX_01

辅助观测场1号井

茅草

2.22

83.7

2010-5-15

2010

5

15

TYAZH01CDX_01

综合观测场1号井

水稻

0.87

94.0

2010-5-15

2010

5

15

TYAZH01CDX_02

综合观测场2号井

水稻

0.11

94.0

2010-5-15

2010

5

15

TYAFZ01CDX_01

辅助观测场1号井

茅草

2.16

83.7

3 海伦站(HLA)和栾城站(LCA20052014年地下水位变化

3 数据质量控制和评估

地下水位的数据质量控制可分为3个层级。首先是台站层级的控制,这是数据质量的关键。虽然地下水位的观测数据内容比较简单,但也要经过数据观测员和数据管理员的现场检查。如果地下水位数据变化比较大的话,需要重新测量。第二层级的控制是CERN水分分中心。台站汇交的地下水位数据的一个误差来源是在人工输入数据到计算机时可能偶然出现输入错误。为了避免出现类似的情况,我们一般要利用Excel软件的绘图功能检查数据的连续性。如果某天的数据出现明显的偏离,就要反馈给台站再确认。除了地下水位核心数据外,分中心也要对辅助项数据(如观测日期、代码编号等)进行检查。第三层级就是CERN综合中心对数据质量的控制。综合中心除了用软件检查数据质量外,还重点检查数据格式的规范性,以尽可能减少数据入库的错误率。

由于大部分台站的地下水位是由人工观测的,可能存在5 mm左右的误差。对研究一个地区的地下水位长期变化而言,其误差可以忽略不计。如果是采用自动水位计观测的,误差更小。如果观测井地下水位是负值,表示地面已经出现积水,其数值代表积水深度。由于各台站开始观测地下水位的时间和观测频率不同,导致各台站实际观测的地下水位数据量有明显差别。各台站开始观测地下水位的时间和数据量(条)见表1。

4 数据价值

虽然国内很多部门观测地下水位,但在全国不同自然生态系统30多个区域上长期连续的地下水位数据不多。本数据集给科学家或管理部门了解我国近10年地下水位的变化情况,提供了重要的参考信息。

5 数据使用方法和建议

需要使用本数据集的读者,可以登录国家生态系统观测研究网络数据资源服务网站(http://www.cnern.org.cn)或Science Data Bank(http://www.sciencedb.cn/dataSet/handle/293)。登录系统后在首页点击“数据论文数据”图标或在数据资源栏目选择“数据论文数据”进入相应页面下载数据。本数据集是对CERN汇交的地下水位数据进行再整理后形成的数据库。数据经过进一步的质量控制,去除了有明显错误的异常值,并按照时间顺序进行了重新排列。数据用户在分析地下水位数据时,宜配合台站的其他数据一起分析和使用。

作者分工职责

朱治林(1963—),男,湖北荆门人,本科,副研究员,研究方向为生态系统观测。主要承担工作:数据整理和文章撰写。

唐新斋(1976—),男,山东威海人,硕士,工程师,研究方向为网络和数据库管理。主要承担工作:协助数据整理。

袁国富(1972—),男,湖北洪湖人,博士,副研究员,研究方向为生态水文。主要承担工作:地下水位数据质量控制。

张心昱(1973—),女,辽宁桓仁人,博士,副研究员,主要从事地球环境化学方面研究。主要承担工作:CERN水环境长期定位观测数据质量控制。

孙晓敏(1957—),男,河北涉县人,学士,研究员,主要从事地表通量观测技术和实验方法的研究。主要承担工作:CERN水环境长期定位观测技术指导。

此外,白永飞、包维楷、曹敏、常学向、陈欣、陈云明、程一松、褚国伟、崔清国、戴冠华、邓云、丁维新、窦山德、杜娟、傅伟、傅心赣、甘健民、官有军、郭永平、何菲、何其华、胡春胜、胡顺军、黄振英、姜峻、蒋正德、来剑斌、兰中东、雷加强、李够霞、李猛、李庆康、李少伟、李伟、李小丽、李晓欣、李新荣、林静慧、林丽、林永标、刘文杰、刘文兆、刘晓利、刘新平、刘勇刚、刘玉洪、娄金勇、鲁志云、路永正、马健、欧阳竹、桑卫国、沙丽清、申卫军、沈彦俊、盛钰、宋长春、苏宏新、孙波、孙聃、孙维、唐家良、汪思龙、王安志、王辉民、王根绪、王克林、王溪、王小亮、魏文学、向传银、谢宗强、徐文婷、颜晓元、杨风亭、杨淇越、杨阳、尹春梅、于小军、曾凡江、张法伟、张加双、张铜会、张扬建、张一平、张志山、赵常明、赵成义、赵文智、赵学勇、赵岩、赵洋、郑立臣、郑兴波、周国逸、周伟、周志琼、朱波、朱睦楠等主要承担各台站的观测和质量控制工作。

参考文献

[1] 中国生态系统研究网络科学委员会. 陆地生态系统水环境观测规范[M]. 北京: 中国环境科学出版社, 2007: 100–102.

[2] 郑玉峰, 王占义, 方彪, 等. 鄂尔多斯市2005–2014年地下水位变化[J]. 中国沙漠, 2015, 35(4): 1036–1040.

[3] 石建省, 李国敏, 梁杏, 等. 华北平原地下水演变机制与调控[J]. 地球学报, 2014, 35(5): 527–534.

[4] 俱战省, 刘文兆, 郑粉莉, 等. 陕西省乾县地下水位动态变化特征分析[J]. 水土保持通报, 2012, 32(2): 178–181.

[5] 赵辉, 陈文芳, 崔亚莉. 等. 中国典型地区地下水位对环境的控制作用及阈值研究[J]. 地学前缘, 2010, 17(6): 159–165.

引用数据

(1) 中国生态系统研究网络. 2005~2014年CERN地下水位数据集 [DB/OL]. Science Data Bank. DOI: 10.11922/sciencedb.293.

 

引文格式:朱治林, 唐新斋, 袁国富, 等. 2005~2014年CERN地下水位数据集[J/OL]. 中国科学数据, 2017, 2(1): 45–53. DOI: 10.11922/csdata.170.2016.0099.

下载